华纳公司客服微信:hngs2022

华纳公司新闻

时间:2021-07-07

在卢沟桥前线,方大曾采访了奋勇杀敌的二十九军将士,拍下身背大刀、步枪,守卫在卢沟桥石狮旁的中国军人英姿。几十年后,记者陆诒依然记得小方那张“年少、英俊、朝气蓬勃”的面容,记得他头戴白色帆布帽,身

着白衬衣、黄短裤,挎着相机,足蹬跑鞋,精神抖擞在前线奔走采访的身影。 1937年7月28日,他们结伴从保定出发,北上长辛店。一小时后,他有惊无险地通过盘查,成为
卢沟桥事变后首个抵临现场的新闻记者。纪录片导

演冯雪松从1999年发现方大曾后,开始了对其生平持续至今的寻找,先后出版了《方大曾:消失与重现》《方大曾:遗落与重拾》等专著。 ”
战局动荡,8月下旬,方大曾前往大同与范长江等约定下一步工作方向,遇上日军

进攻大同,他转移至石家庄。
1937年7月29日,北平沦陷,方大曾有家难回,经范长江先容,开始担任上海《至公报》的战地特派员。之后,《良友》杂志、英国《伦敦新闻画报》等海内外媒体陆续刊发了他有关卢沟桥事变

的专题摄影报道。啊,冷!冻得死人的冷!”
此时,他刚从中法大学经济系毕业满一年,在和友人一起成立的“中外新闻学社”担任摄影记者。“我站在卢沟桥上浏览过一幅爽朗的美景,令人眷恋,北面正浮起一片辽阔的白云,

衬托着永定河岸的原野。 “我相信他不会有题目,由于他的机智,足以应付非常事变,他的才能也应该为中国新闻事业,中国民族解放事业,多尽些气力。今天,人们能从方大曾留下的自拍照中看到多张他攀登在高处的形象

——在塔吊上、天梯上、山顶上,这个年青人好像总想站到更高的地方。
返回北平城后,他写成长篇通信《卢沟桥抗战记》,洗印了照片,在一连数日的忙碌中,渡过了自己的25岁生日。他拍摄了数百张照片,写成《绥东前

线视察记》等多篇战地通信,记实下士兵们挖战壕、擦机枪等备战场景,和军官们对抗战的思索与热诚。这些贵重的影像史料终于找到归宿,成为全社会共有的财富,而那个早已离开、并一度被大众遗忘了60余年的背影,那

个英俊、高大、不畏艰险,奔走于战场上的年青人,也在人们的怀念、发现与追寻中,重新回身,向本日的我们走来。
此后,他奔走于长辛店、保定、石家庄、太原、大平等地,冒着枪林弹雨,一次次深入战场,几乎哪里有

战斗,哪里就有他的身影。
零下30多摄氏度的塞外寒冬中,方大曾搭车、骑马、徒步,昼夜兼程。它们被套在粉色纸袋中,整洁码放在一个棕褐色木盒里,历经战火和种种动荡磨难,跟随方澄敏从女郎时代走到白发苍苍,又

在她过世前,被托付给家族的下一代。
这种被母亲评价为“爱冒险”的性格,伴随思惟的成熟与时局的牵引,使方大曾注定走在时代前列,而留给人们一个远行的背影。方大曾寄出《卢沟桥抗战记》和照片不久,就收拾行装,

又一次离家,奔赴前线。 ”
 “时代的遗嘱”1937年9月30日,《平汉线北段的变化》在《至公报》上发表。“第七连连长带着两排人跳出阵地冲向装甲车去,他们冲到这‘铁怪’的面前……不顾一切地攀上前去,把手榴弹往窗口里

丢,用手枪伸进去打,以血肉和钢铁搏斗,铁怪不支了,居然败走……两排勇敢的健儿固然死了一半,但我们终于获得胜利。 ”
此时,“战地特派员小方”已经是报道抗战的闻名记者了,并且,像他这样摄影与文字都出类拔萃

的全能记者,当时几乎绝无仅有。
1937年9月,因保定战况吃紧,方大曾退到间隔保定东南约50公里的蠡县,18日,他从这里向上海《至公报》寄出通信《平汉线北段的变化》,又给在邯郸的亲戚去了封信,说:“我仍将由

蠡县继承北上,达到(范)长江原来给我的任务。
踏访卢沟桥前线,并不是方大曾第一次单枪匹马奔赴战场。2006年3月16日,方家三代人精心保管近70年的837张方大曾摄影作品底片,由其家人无偿捐赠给中国国家博物

馆。
北京东城区协和胡同10号,是方大曾曾经的家,1937年7月,他最后一次从这里走出。 ”赴火线,用生命记实抗战方澄敏觉得:“这就表示,从那时起他就要出去了,不定在哪,他早已立志献身于自己喜欢的事业,而无论

是天涯海角了。
方大曾的确是不惧艰险的。她就这样在老宅等了32年,直到1969年去世。2018年7月7日,“方大曾研究中央”在保定成立。在上海和汉口,范长江碰到过无数关心小方、向他打听小方动静的人。——方大曾

《保定以南》,1937年
“我看到一大批伤兵结队缓缓地走着。临别时,范长江说:“但愿你能写一篇‘永定河上游的战役’!”方大曾平和坚定地回答:“我一定有很好的成绩答复你。他再次遇到范长江,还结识了上海《新闻报》记

者陆诒和北平《实报》记者宋致泉。
期间,方大曾碰到同在前线采访的闻名记者
范长江,并告诉对方,自己马上就要骑马前往刚发生过战役的百灵庙。 ”他这样想,也这样答复他人。在后来的报道中,方大曾写道:“为了把绥

远抗战的情形,可给读者一个实际的真确的熟悉,所以记者乃有前线之行……听到车窗外面呼啸的大风,就觉到冷栗,而体会到战壕中守卫国土的将士之身境。
“车抵良乡车站,距长辛店还有25里,前线炮声已隐约可闻,小

方从座位上跳起来对我说:‘听,老陆!这是中华民族争取解放的炮声。之后,听说支援南口的卫立煌所部三师正与日军激战于永定河上游,方大曾带上充足的蓝墨水、稿纸和照相器材,急急登上北去保定的列车。
然而,一年

又一年过去,小方始终不曾泛起。 ”
他是方大曾,笔名小方。没人料到,这颗横空出生避世的刺眼新星,竟会一闪而逝,不知所终。在通信《血战居庸关》中,他记实了中国守军肉搏日军坦克的悲壮。 ”在绥远前线,方大曾寄

给母亲一张自己身着戎装、头戴钢盔的照片。
方大曾的外甥张在璇记得,小时候他问外婆,别人都搬新家了,咱们怎么不搬?“外婆说我不搬,我要等着我的儿子,等你大舅,由于我跟他商定了,他以后是要归来找我的。

2015年7月7日,“方大曾纪念室”在保定落成。1912年,方大曾生于北京一个殷实之家。1937年8月1日,上海《世界知识》杂志第6卷第10号上发表了署名“小方”的《卢沟桥抗战记》及数张照片。“十三军的将士们真了不得,他

们奉到的命令就是死守阵地,但是这里何来阵地?一些临时工事亦被炮火轰平,居庸关从今以后再也不会看到它的样子容貌了,有的只是由我们忠勇的抗日将士的血肉所筑成的一座新的长城!”
他也记实了战斗之惨烈与中国

军人斗志之高昂。他们经由戎行哨岗时,哨兵们严厉地举枪敬礼,记者被打动得落泪了,尤其是夜色朦胧中,给这一幅画面增加了百倍的伟大。读小学时,母亲用7块大洋给他买了架相机,从此,相机成了他形影不离、患难

与共的伙伴。说话间,一颗炸弹在四周爆炸,“小方不屑一顾地说:‘今天收成不小!’”
从长辛店下车后,方大曾离别同伴,独自沿铁路徒步,他笑嘻嘻地说要去拍铁甲军在前线参战的镜头。这段路程十分凶险,自战役平定后,

还没有一个记者去过。上面写着:“母亲大人存念 男小方摄于1936年冬时执行摄影工作 于绥东战地”。妹妹方澄敏曾在文章中回忆,九一八事变后,哥哥就每天都在东奔西跑,永远都在旅途中,“他老是带着一把雨伞、一条毛

毯、一个背包、一架照相机就离开家了”。 ”
方大曾就在这时,只身泛起在南口战场最前沿。方大曾的妹妹方澄敏悉心保留和收拾整顿了哥哥留在家里的底片。在这天之后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这名青年将成为中国近代新闻

史上,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。
——方大曾《从大同到绥远》,1936年“时到如今,我们的民族再也不需要那温柔幽雅的沉醉,而该有魁伟豪迈的姿态了!江南的朋友们,你们都到这里来吧,不只是这里的风景好,而且是

由于这里的疆土需要我们的捍卫啊!”
“永远都在旅途中”他说:“方者,刚正不阿也,小则含有谦逊之意,恰是为人处世之道,我就是要做一个朴重的、于国于民有用的人。2000年7月,纪录片《寻找方大曾》在央视播出。 ”

预备斜穿阴山,经百灵庙等处,再横穿一段草原,考察沿途所经地带被伪匪蹂躏后的境况。
1937年8月初,南口战争打响,日军发起对南口、居庸关的总攻,中国守军拼死支撑,与敌人展开激烈肉搏,阵地得失几度反复。

沟桥事变后,日军不断增兵华北,对平津进行军事包抄,大规模战事剑拔弩张。
这是方大曾在《卢沟桥抗战记》中作出的预言,这一预言很快成为现实,而方大曾的命运也被这场战役改写。 ”方大曾失落后,母亲朱理至死不

肯搬家,由于儿子离家前,她曾跟他商定:我反正就住在这,你什么时候归来就到协和胡同来找我。
“那是雄壮而艰苦的旅程,这位平时没有被人正视的朋友,今天却来这样一个豪举。 ’他坐不住了,隔了几分钟,又把我拖到

车窗旁边,手指青纱帐起的原野说:‘你看,我们的戎行正在向前线开拔!’”
当时,中国方面的支援兵力在石家庄、保定一带集中,方大曾便也来到这一带采访。 ”这个“硕壮身躯、面庞红润,头发带黄的斯拉夫型青年”因此给范

长江留下了深刻印象,他在文章中感叹:“青年人的脑海中,只有光明与胜利的追求。
——余华《消失的意义》,1999年“方大曾的作品像是三十年代留下的一份遗嘱,一份留赐与后所有时代的遗嘱……当一切都消失之后,方

大曾的作品告诉我们,有一点始终不会消失,这就是人的神色和身影,它们正在世代相传。自此,人们再也没收到方大曾的只言片语,也再没有人见过他,这个身挎相机在平汉路前线不断突击的年青身影,就这样消逝在硝烟

炮火中。
1936年11月,绥远抗战爆发,这是卢沟桥事变前,中日之间的一次大规模局部战役,中国戎行先后取得红格尔图战争和百灵庙战争大捷,举国振奋。他从北平只身穿越炮火,来到卢沟桥一带,被日军截住,“他们先

疑我为中国军的高等侦察,理由是新闻记者没有勇气到日军方面来,然而因为我的立场自若,这个猜疑也就消除了”。伟大的卢沟桥也许将成为伟大的民族解放战役的发祥地了!”
这些由记者亲历现场记实下来的文字与图片,

在第一时间,向众人提供了中国全面抗战发真个一手信息,成为中华民族弥足贵重的历史文献。
两小时后,他从前线归来,跟陆诒说,自己刚给一个二十九军青年战士照了相,这位战士只有16岁,高个儿、大眼睛、脸色红

润,手里拿着缉获的日本军官指挥刀和千里镜。所谓危险和艰难,我们容不得多加考虑,惊人的事业,总成功于凡人不敢为之中。 12月4日,方大曾只身登上火车,由北平赶往绥远前线,开始了长达43天的采访。
1937年7月

10日,清晨的
北平城里,一个背着相机、身材高大的青年,走出家门,跨上自行车,一路疾行。
 

在线咨询

在线客服